身体知道答案

秦宇楼 工业管理经济师

简介 0 人参加

1. 《鹦鹉螺》杂志,4月20日发表了一篇文章,题目为《为何贫困是一种疾病》作者是克里斯蒂安.库珀。文中指出了科学家对贫困的一个最新理解: 贫困不仅仅是一种社会经济条件,贫困还是一个心理疾病。 这篇文章的作者库珀,今年40岁,年薪超过70万美元,但是他不敢要小孩,因为他总觉得钱还没攒够 ——有一种强烈的不安全感。 有这样的收入和地位,竟然还被不安全感左右,常常自我质疑、充满焦虑,这不是有病吗? 这真还是一种病。 库珀这个病,就是我们常说的心里贫困,这是一种典型的强迫性思维模式。 但这还不是科学的最后结论。过去十多年以来,科学通过研究许多案例证明,生活压力和不确定性,给穷人带来的,不仅仅是落后的思维方式,更是生理上的问题,而且是非常严重的生理问题。 比如说:“减少人的大脑的表面积:” 缩短人的线粒体端粒,这意味着寿命的缩短; 增加得肥胖的可能性。 增加人的攻击性。 …… 最可怕的是,贫困,会导致人的压力增大。如果持续处在高压的状态,他的DNA的甲基化水平会受到影响,甲基化水平是生物遗传中的一种表达方式,这种表达的影响可能要持续两三代。高压和焦虑,甚至能被刻入了基因的记忆,成为了一种遗传病。 身体难道真是心灵的一面镜子? 2. 关于思想和情绪对人生命的影响,是心理学上特别有趣的问题,在学术上也争论很大。但现代医学强调心理、生理和社会的统一基本成为了一种理论共识。因为心理压抑导致的身体疾病的发生,临床上病例广泛存在。 一个的男孩,因为考试失常,没能如愿考上北大、清华这样的名校。最后,按父母意愿,报考了东北一所大学,去那里接受冰天雪地的锻炼。 南方出生的他,到了那所学校以后,严重不适应。他便对父母说,他不想在那里待下去了,他想转学,想回到南方去,不然复读也可以。 但是,他的父母丝毫没有理会他的这一呼声,反而嘲讽他说:“这么一点苦都受不了,你就这么没出息?” 从那以后,他也就断绝了回南方的念头,不想做父母眼里没出息孩子。结果,因为他对东北环境的不适应,短短的一学期,就瘦了几十斤,还经常肚子疼,能疼的流下汗来,有一次,莫名其妙地摔了腿,骨折了。妈妈心疼他,去东北带他到当地最好的医院检查,但却检查不出肚子疼的缘由来。医生还说,照他当时摔跤的程度,骨折按说也是不该发生的。 实际上,瘦几十斤、肚子疼和骨折,都是他心灵深处的反映。不仅仅是因为东北的冷,更主要是他心里更冷。 首先,他的好友差不多都在南方读书,仅有几个在北方的,也集中在北京,这让他感到异常孤独。 其次,他不能接受自己的“失败”。他认为自己的实力就是北大、清华的成绩。虽然东北的那所大学也不错,但比北大、清华还是差了两个档次,他认为配不上自己,所以他根本不愿意去适应这所学校的生活,觉得自己是一个挫败者。高考报志愿时,他的父母没有征求他的意见,强行给他填报了这所大学,而且明确地对他说,以前他们对他太溺爱,他该去过一下独立的、有挑战的生活。这让他觉得自己既被父母否定了,又被抛弃了。 这三个原因加在一起,令他在那所大学度日如年。他不能接受那所大学的一切,从老师到同学,从宿舍卫生到食堂水平…… 他理智上认为自己应该做出父母想要的样子,然而,这只是他意识上的努力,他的潜意识仍然执着于回去,仍然拒绝融入那所学校。 于是,在潜意识的指挥下,他讨厌那所学校的饮食,吃得很少,很快瘦了下去。同样在潜意识的指挥下,经常肚子疼。并在潜意识的指挥下,他莫名其妙地把腿摔骨折了。 通过这些事实,实际是他身体不自觉地传递出心灵的真实信息:我都这么惨了,你们还不让我回去,你们还爱不爱我,你们还是称职的父母吗? 这就是心理压抑性疾病的一个共同特点,也是社会习性的典型行为。意识层面为了适应社会评价,就要理智地说服自己,我们应该让自己和社会期待一致。所以强行把诸如愤怒,悲伤、痛苦、焦虑、恐惧、不满等等负能量的情绪深深地压到潜意识里。但身体能感受到潜意识里埋藏的真实情绪,就不自觉地通过身体的方式表达了出来。 理智与真实世界不是常常完全耦合的,我们每个人都存在认知偏差。人需求的最高层次是自我实现,所以理智上就要把自己的表现向自我实现靠拢,实在实现不了就用幻觉欺骗感觉。但身体是真实的,他和潜意识链接在一起,他不受理智的支配,所以他表达出来的症状往往是人们内心的真正情绪。不管我们理解不理解,身体永远比头脑更可靠。 正是禀承这样的理念,武志红老师在其心理咨询职业生涯中,治愈了无数的病例,成就了其著名的心理学独家地位。他的《身体知道答案》,是关于身体与心灵,意识与潜意识的一门很有味道的系统关系学。 3. 人类区别于动物,正是因为他有三个维度的生命体表征。自我、灵魂和本我,也就是常说的身心灵。其中自我是理性与思维,灵魂是品质与修养,本我才是那个真实的存在。 一直以来,因为唯物主义与科学思维的双重影响,在所谓身心灵三个范畴中,身体日益降格为一个纯粹的物质机器。我们太依赖认知的智慧,沉浸在自己头脑想象的世界中,而且还希望将这个想象的世界强加给真实的世界。但头脑里的想象,常常不是和本我链接的。这种想象,常常链接的是父母,老师和其它人的声音。这些都来自我们童年的体验。 这种体验是有条件的爱的反射,我想得到A,必须满足父母设定的条件B,不然就不会爱你或给你C的惩罚。所以我心里真正欲望A,常常就被表现出来的B所取代。而我们并不能清晰的辨识这一点,还下意识地认为这种认知就是我的真实需求。 想象需求与真实需求的冲突,就是恐惧的起源,看似恐惧的是事物本身,实际是事物带给我们的感受,唤起了以前的感觉。 我们的心态,是长期行为习惯中的一种自动反馈机制: 受到挑战的时候,内心的不安全感,让我们唤起了从前体验过的焦虑和难受,这种焦虑和难受都是来自曾经的外部评价。所以我们条件反射自然将注意力放在外面,试图抓住一些什么东西,希望这些外在的资源能帮助自己暂时应对超出自己能力的挑战。从外寻找答案,就切断了和自己的联系。而生命底层本我真实想法,却和外在的需求互相矛盾、交织和撕裂着。这矛盾给我们带来的痛苦远远大于事件本身。因为我们已对这个事件进行